弘扬中华文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古文观止

《郁离子寓言选》

类别:古文观止 作者:小编 时间:2023-05-06 浏览:
千马里郁离子之马草得歇腿图焉国,人曰:“是回千里 马也,必致诸内厩。”郁离子悦,从之。至京师,天子使太仆阅方贡曰:“马则良矣,然非冀产 也。”置之于外牧函。——《千里马》第一章[译文]郁离子的马产了一匹胁腿,人们说:“这是 干 里马呵,一定得送它到皇帝的御马房...

千马里

郁离子之马草得歇腿图焉国,人曰:“是回千里 马也,必致诸内厩。”郁离子悦,从之。至京师,天子使太仆阅方贡曰:“马则良矣,然非冀产 也。”置之于外牧函。

——《千里马》第一章

[译文]

郁离子的马产了一匹胁腿,人们说:“这是 干 里马呵,一定得送它到皇帝的御马房去”。郁离子大为 高 兴,遵从人们所说,把这匹千里马送到了首都。皇帝派太仆去察看后才献上,太仆说:“这马倒真是一匹难得的好马,但它 不 是河北出产的呵!”于是竟把这匹千里马安置在皇官外的牧地里。

[提示]

作者以“千里马”比喻难得的人才,讽刺当时以种族、按地区分等用人的荒谬可笑,揭露了元朝蒙、汉地主政权对汉人特别是“南人”的民族歧视政策的不合理。

工之侨献琴

工之侨得良桐焉,跚而为琴,弦而鼓之,金 声而玉应,自以为天下之美也,献之太常。使国工视之,曰:“弗古。”还之。工之侨以归,谋诸漆工作断纹焉,又谋诸集工作古您焉,厘而埋诸土。期年出之,抱以适市。贵人过而见之,易之以百金,献诸朝。乐官传视,皆曰:“希 世之珍也!”工之侨闻之,叹曰:“悲哉世也!岂 独一琴哉?莫不然矣!而不早图之,其与亡矣!”遂去,入于 宕冥之山,不知其所终。

——《千旦马》第四章


[译文]

工之侨得到一段特别好的桐木,砍削加 工后制成一张琴,弹奏起来发出钟、磬般的金玉之声,自认为是天下最好的琴了,就去献给太常。太常派有名的乐师审视了一番说:

“这张琴不是古物。”便还给了他。工之侨带着这张琴 回到家里,让漆工在琴上画了一些古朴的断纹,又让篆工在琴上写了些甲骨文字,然后装入匣子,埋进土里。过了一年,卫之侨把它从地里挖出来,抱着它去到市场上。一个显贵正好经过那儿看见了,立刻用百金买去,献上朝廷。乐官们一一传观,异口同声地赞美道:“这真是世间少有的宝物呵!”工之侨听说后,不禁叹息道:“可悲呵,这个世道!真伪倒置的现象难道只反映在一张琴上么?整个社会都是如此黑暗呵!如不早作打算,将与它同归于尽了!”于 是 便 离开尘世,隐居于幽深莫测的山中,谁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提示]

这个故事形象地揭示了当时黑白不分、真伪倒置的腐败世风,指出了黑暗透顶的元王朝即将灭亡的必然性。

巫鬼争神

荆人尚鬼而崇国祠,巫与鬼争神,则隐而卧其偶鬼弗知其谁为之也,乃孽于其乡。乡之老往 祠,见其偶之卧,醮而起焉。鬼见以为是卧我者 也,殴之,路四而死。

一一《千里马》第五章

[译文]

楚国人敬鬼而重祭祀,巫与鬼争夺神灵的地位,便暗中把鬼的偶像放倒在地。鬼不知道这是谁干的事,就在那个乡里兴妖作害。乡里的一位老人前往祭祀,看见鬼的偶像倒卧在地上,便虔诚地祭祷一番之后,把它重新扶起来安放在原处。鬼却误认为这个老人就是把它的偶像放倒在地的人,反而给他一顿捶打,老人倒地而死。

[提示]

以真为假,认假作真;好心遭恶报,善恶不分,这都是当时社会腐朽没落的必然反映。

楚太子养枭

楚太子以梧桐之实养枭,而冀其凤鸣焉。春申君曰:“是枭也,生而殊性,不可易也,食何与焉?”朱英闻之,谓春申君曰:“君知枭之不可以食易其性而为凤矣,而君之门下无非狗偷鼠窃亡赖之人也,而君宠荣 之。食之以玉食,荐之以珠履,将望之以国士之报。以臣观 之,亦何异乎以梧桐之实养枭而冀其凤鸣也!”春中君不寤,本为李园所杀,而门下之士无一人能报者。

——《千里马》 第七章

[译文]

楚国的太子用梧桐的果实来饲养猫头鹰,希望它能象凤凰一样叫出美妙的声音。春申君说:“这是猫头鹰呵,生来就有其特别的习性,不可更改,即使用梧桐的 果 实 来 饲养它,又有什么用呢?”朱英听了这番话,对春申君说:“您知道不能用饮食来改变猫头鹰的习性而使 它 变成 凤凰的道理,但您门下所养的食客们无非是一些鼠窃狗偷的无赖,您却宠爱、敬重他们,给他们吃精美的食物,穿缀有明珠的鞋子。期望着他们将来象国士那样报效于您。依我看来,这与用梧桐的果实饲养猫头鹰,而希望它叫出凤凰那样美妙的声音,又有什么不同呢?”春申君仍不觉悟,终 于 被 李 园杀死,而他门下的食客竟没有一个能报效于他的。

[提示]

这个故事意在说明;对那些不学无术的人,决不能给以优待,更不能寄以厚望;否则,必将自食其果

芮伯献马

周厉王使芮伯帅师伐戎,得良马焉,将以 献 于王。芮季曰:“不如捐国之。王欲无厌而多信人 之言,今以师归而献马焉,王之左右必以子获为不止一马,而皆求于子。子无以应之,则将晓于王,王必信之,是贾祸也。” 弗听,卒献之。荣夷公果使有 求焉,弗得,遂谭回诸王曰:“伯也隐。”王怒,逐芮伯。君子谓芮伯亦有罪焉,尔 知王之渎货@而启之,芮伯之罪也。

——《千里马》第八章

[译文]

周厉王派遣芮伯率领军队征伐戎邦,芮伯缴获了一匹良马,打算拿来献给厉王。芮季劝他说:“不如把它舍弃了吧.厉王贪欲无厌,而又偏信他人的谗言,你现在由于班师回朝而献良马,厉王的大臣们必定认为你不只缴获一匹,因而都要向你求取。你没有马送给他们,他们就要在厉王面前纷纷讲你的坏话,厉王必定听信不疑,你这是自招祸患呵:”芮伯不听,终于把这匹良马献给了厉王。荣夷公果然派人向他求马,没能得到,就向厉王大讲芮伯的坏话道:“芮伯这小子隐瞒了缴获的良马。”厉王勃然大怒,下令驱逐芮伯。君子对此事发表评论说,芮伯也是有错误的,你明知厉王贪财却去开导他的贪心,这就是你芮伯的不是呵!

[提示]

这个故事抨击了统治者的贪婪无厌和偏听谗言,影射当时朝廷的黑暗和腐败。

燕王好乌

燕王好乌,庭图有木,皆巢乌。人无敢触之者,为其能知吉凶而司祸福也。故凡国有事,惟乌鸣之听。乌得宠而矜,客至,则群呀之,百乌皆不敢集也,于是大夫、国人咸日事乌。乌攫 腐四 以食腥 于庭,王厌之。左右 日:“先王之所 好 也。”一夕,有鹏止焉,乌群睨而附之,如其类。鸥入,呼于宫,王使射之。鸥死,乌乃呀而啄之,人皆丑图之。

——《千里马》第七章

[译文]

燕王喜爱乌鸦,庭院里生长的树木,都让乌鸦筑巢,没有人敢触犯它们;因为它们被认为是能知吉凶而且主管祸福的灵物。大凡国家有什么事,就只管听乌鸦的鸣叫之声来取决断。乌鸦如此得宠,更加狂安自大,每当宾客来到,众乌鸦就张开嘴对着他一阵乱叫,百鸟都不敢来这儿栖止,于是举国上下从大夫到百姓都敬奉乌鸦。乌鸦抓来腐烂腥臭的东西在庭院中吃,使得后来继位的燕王非常厌恶它们。他的近臣们告诚道:“这是先王所喜爱的灵物呵。”一天傍晚,有一只鸥鹰飞来停在院里,众乌鸦斜视着鹏鹰并随声附和,好象它们属同类似的。鹃鹰一直飞进皇宫大声呼叫,燕王命令手下乱箭齐射。鹃鹰被射死后,众乌鸦才张开嘴叫着去啄它人们无不表示极大的憎恶。

[提示]

乌鸦的丑恶形象是当时朝廷中受到最高统治者信用和宠爱的一班大臣们的生动写照,作者借这个故事对他们表示了蔑视和憎恶。

蜀贾卖药

蜀贾三人,皆卖药于市。其一人专取良,计入以为出,不虚价,亦不过取赢。一人良不良皆取焉,其价之贱贵,惟买者之欲,而随以其良不良应之。一人不取 良,惟其多,卖则贱其价,请益回则益之,不较,于是争趋之,其门之 限月一易,岁余而大富。其兼取者,趋稍缓,再期亦富。其专取良者,肆日中如宵,旦食而昏不足。郁离子见而叹曰:“今之为士者,亦若是夫! 昔 楚 鄙三县之尹三,其一廉而不 获于 上官,其去也,无以觥因舟,人皆笑,以为痴。其一择可而取之、人不尤其取,而称其能贤。其一无所不取,以交于上官,子吏本而宾富民,则不待三年,举而任诸纲纪之司四,虽百姓亦称其善,不亦怪哉!”

——《千里马》第十一章

[译文]

有三个四川商人都在市场上卖药。其中一位专卖好药预算实进成本与卖价相近,不少价,也不肯赚钱太多。另一位不管好药、差药都收来卖,价格的高低随顾客的心意,相应地把好药或差药卖给他。第三位不求好药,只管多收,卖价低廉,买的人请求增加一点就多给他一些药,从不计较,于是人们都争先恐后地到他那里去买,以致他家的门槛一月一换,一年多之后他就成了大富翁。那个兼卖好药与差药的商人,上他门的顾客稍少一些,但两年之后也富起来了。那个专卖好药的商人,他的店铺大白天也象夜晚一样冷清,生意蒿条,以致他有了早餐,没有夜食。郁离子对此感叹道:“如今当官的人也象这样呵, 从前楚国边境三县有三个县官其中一个很廉洁但不得上官的欢心,当他离职的时候,连雇船的钱都没有,人们无不笑他,认为他是傻子。另一位有了机会就贪污,人们并不恨他,反而称赞他贤明能干。第三位无所不贪,用来巴结上司。他对待部属爪牙如儿子,对待富家大户象贵宾,没到三年就得到荐举,提升到管理法制的官府上任,即使老百姓也称赞他好,这不也是很奇怪的么!



赞一个

感谢您的支持,所有赞赏都用于红色事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