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文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在货币问题上的一些看法

类别:文化 作者:吴铭 时间:2022-03-28 浏览:777
今天,转发网友万鹏飞老师的文章。 万鹏飞老师,我只是和他只有微信交流,未见其人,也不了解他的其他情况。通常我也不去主动了解网友的其他基本情况,以免误会。我觉得大家只交流观点,很好。我坚持认为,资本主义的货币,与社会主义的货币当然是有本质区别的。迎春老...

今天,转发网友万鹏飞老师的文章。

      万鹏飞老师,我只是和他只有微信交流,未见其人,也不了解他的其他情况。通常我也不去主动了解网友的其他基本情况,以免误会。我觉得大家只交流观点,很好。我坚持认为,资本主义的货币,与社会主义的货币当然是有本质区别的。迎春老师说货币没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别,还把新中国前三十年的货币称为“纸币”、不是货币。这些观点,我不赞成,至少是无法理解。

        万鹏飞老师对我也有些过誉了。

       我也是个学生,还在学习中,并非所有货币、金融问题,我都搞清楚了。比如,货币,与金融,究竟是什么关系?能不能说金融是经济的血脉?我想是不能这么说的。可能,只能说金融是资本主义经济的血脉,不能说是社会主义经济的血脉。金融,我感觉,应该是对货币发行的扭曲,表现为扭曲了发行控制权,把本应由政权控制的发行权,扭曲为资本(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甚至是外国金融机构)控制;扭曲了发行对象,把公有制经济为主要发行对象,扭曲为私有经济为发行对象;扭曲了发行领域,即把工业、农业、国营商业为主要发行领域,扭曲为房地产、旅游、娱乐、商业为主要发行对象;扭曲了发行数量,即因为杠杆、投资、借贷、利息、虚拟货币、股市收割、国债、保险、再保险等手段,实际货币发行数量,远远大于基础货币发行数量。总之,是把原本应由政权控制的货币发行权,无形中剥夺并转交给了外资金融机构。要是想让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决不能让各类私有金融直接服务于实体经济,而是政权把发行权收回,然后让货币发行服务于实体经济!我个人认为这是中国当前最危险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是解决经济问题,争取重新独立自主的首要入口。大家可以思考这个问题,可以对我提出批评意见,以便完善认识。非常感谢。

       再比如,美国的工业资本,与金融资本,是不是有矛盾?我感觉特朗普似乎代表工业资本,所以,强调制造业回流;而拜登似乎代表金融资本。但是,从乌克兰战争看,拜登又主动把美国资本从俄罗斯撤离,这又对美国的金融资本是一个极大的损失。为什么这样?是美国高层“昏”头了?还是别有所图?想不明白。

     中国主流西化经济学派,基本上是故意颠倒黑白、颠倒是非、歪曲最基本的事实、歪曲历史的一派,他们关于经济、金融、货币、市场的说法,一个字都不要信!

      学院派学者,虽然打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号,但书生气太浓,严重脱离实际,方法论很成问题。我有些接受不了。

      由于资料有限,我只是个“民间”研究者,弄清这个问题,恐怕还需要艰苦的努力。我很需要帮助。

      我对马克思主义的货币理念 ,的确看得不多,我所知道的也就是迎春老师提供的那些观点。但是,我觉得,那些观点都是针对资本主义货币的;靠那些观点理解货币的历史和现实、指导斗争,是远远不够的。

       我觉得,毛主席建立人民币体系的智慧,来自于中国古代货币理论,比如《盐铁论》《管子》,特别是西汉时期的货币实践(我对其他朝代的货币情况不太熟悉,但我认为汉朝的货币实践和理论有代表性),似不来自于马克思关于货币的论述,因为西方货币实践与理论,与中国古代货币实践与理论,几乎没有共同点,最大的区别有三:中国古代货币的发行和回收,完全由政权负责,禁止私人染指;二是中国土地、山川、河流、林木等生产资料,名义上都是“国家”的而不是私人的;三是中国古代王朝,都有强大的国有企业。拒此三点,我认为,中国古代社会应该是半国有制社会,之所以说是“半国有制”而不是“全国有制”,是因为以上三点,王朝政权并不能很好的贯彻。这个问题,我不坚持,我愿意与同志们商榷。

       特转发此文,也有安慰自己的意思。

附:正文

在货币问题上的一些看法

作者:万鹏飞(20220328)

看了吴铭老师和迎春老师有关货币的一些争论,作为一个门外汉的我,看出了不少的问题。我之前不懂经济方面的东西,还是在两年多以前看到吴铭老师的文章,当时眼前一亮,很是激动,终于找到了可以在经济方面为我之师者。这一两年看吴铭老师的文章学到了不少的经济知识,还好没收学费(偷笑)。列宁两次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中称赞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天才,在这里我也学一学列宁称赞一次吴铭。列宁的《帝国主义论》第三章有一句话说:“金融资本就是由银行家支配而由工业家运用的资本。(列宁指出这个定义忽略了垄断的形成)”吴铭提出的系列经济观点如货币发行权、定价权、结算权、不与生产挂钩的货币是假币、货币发行权是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等是列宁《帝国主义论》的续集,向我们揭示了新型的(美)帝国主义。

迎春老师在乌有之乡发文说:“我理解马克思主义的货币理论,既不是主流媒体所说的'媒介论',也不是所谓的'工具论',而是认为货币是一种生产关系。” 又引用马克思的《资本论》中的论述:“金银作为货币代表一种社会生产关系,不过采取了一种具有奇特的社会属性的自然物的形式。(《资本论》第一卷,第99页)” “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资本论》第一卷,第107页)“以货币形式为其完成形态价值形式,是极无内容和极其简单的。………因此,除了价值形式那一部分外,不能说这本书难懂。”(《资本论》第一卷,第7页)“金能够作为货币与其他商品相对立,只是因为它早就作为商品与它们对立……一当它在商品世界的价值表现中独占了这个地位,它就成为了货币商品。“(《资本论》第一卷,第86页

我这个人不懂得委婉说话,我认为迎春老师没有看懂《资本论》。《资本论》的前身《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序言有一句话:“读者如果真想跟着我走,就要下定决心,从个别上升到一般。”迎春老师钻研马克思主义较深,必定是读到过这句话。那么怎么从个别上升到一般?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先讲商品,再讲货币。又在讲商品之前,先讲这个东西的是用来干嘛的,苹果是用来吃的,衣服是用来穿的,这是“个别“,哲学上叫作(思维和存在的)对立性。后面讲这些东西经过了人的劳动后变成劳动产品,苹果、衣服统统成为了市场上的商品,这是”一般“,哲学上叫作(思维和存在的)同一性,因为商品是属于概念性的,其物质性的是苹果和衣服。越往后发展,金银脱颖而出,成为了通用货币,可以说就是工具,用来买卖的工具,就像现在的人民币和银行卡微信支付宝一样。到这里,迎春老师可能要把“金银作为货币代表一种社会生产关系,不过采取了一种具有奇特的社会属性的自然物的形式。”给搬出来,看,马克思都这么说了,你难道还比马克思正确?问题出在迎春老师的身上,因为迎春老师是用死记硬背的方式去研究马克思主义,而没有去思考。即使是死记硬背的方式,那也应该看到这句话所在章节的前面就有一句话极其相悖的话:但是,正是商品世界的这个完成的形式……货币形式,用物的形式掩盖了私人劳动的社会性质以及私人劳动者的社会关系,而不是把它们揭示出来。

   哦豁,这似乎有点难搞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不知道迎春老师是怎么思考的,顾不了那么多了。谁提出来的谁解决:在商品社会(资本主义时代),人和人的关系(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是通过生产资料、商品的占有来体现,具体的表现方式就是靠当时的通用货币金银的多少,所以才说金银代表了社会生产关系,并不是说货币(奇特的社会属性的自然物:金银)是生产关系,生产关系是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怕什么就来什么,马克思正是怕出现迎春老师似的错误,才说货币(用物的形式:金银)掩盖了私人劳动的社会性质以及私人劳动者的社会关系。其实货币就是工具的作用,没有任何的神秘性,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

迎春老师说:“作为货币,没有资本主义国家的货币,也没有社会主义国家的货币。货币就是金银,是与金银这种自然物结合的一般等价物。” 在这里,迎春老师根本就没明白货币和金银的关系。每个国家都有货币,无论资本主义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货币就是用来衡量财富以及方便买卖之类的工具作用。并且逻辑也有问题,既然说“货币就是金银”,这是同一性,后面又说“是与金银这种自然物结合的一般等价物”,这是对立性(因为不同的东西才能谈“结合”),既然都是同一的了,一样的了,那还怎么对立?自己和自己对立起来?而货币可以有很多种,例如粮票、肉票、军票、边区票也可以是货币的一种,金银只不过是脱颖而出的奇特的社会属性的自然物而已,再细致一点就是一金苹果值多少克黄金,一件衣服值多少克黄金。

要一分为二的看待问题,不要合二为一的看待问题,货币和货币发行权(具有阶级性)不是一回事。用肉体和灵魂来比喻的话,货币是肉体,货币发行权是灵魂,货币可见,灵魂不可见。光有货币,却忽略货币发行权就是空有肉体的僵尸,光有货币发行权没有货币就是空有肉体的孤魂野鬼,都是没有行动力的,势必造成危机。货币好理解,如前面所讲就是工具作用,而货币发行权则是运用工具为我们办事。吴铭讲的发行对象、发行时机、发行领域、发行数量、货币回收等就是在运用工具给我们办事,办起事来有条不紊。




迎春老师说:“而生产关系的理论,是马克思的伟大发现,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概念。“这个观点也是错误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概念是(人的)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而不是其他。从哲学来说,唯物主义的哲学用语是思维和存在的对立性,对立性也叫做不变性(物质不依赖意识而存在意识之外,具有绝对意义),因不变性而具有唯一性,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概念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就占据着这个唯一。


赞一个

感谢您的支持,所有赞赏都用于红色事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