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文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经典著作

给一位青年网友的回复

类别:经典著作 作者:吴铭 时间:2022-03-16 浏览:
网友“青年毛思想信仰者”发文,提出对我关于俄罗斯打击乌克兰买办政权相关观点的质疑。现作以回复:第一,关于研究问题的方法作者认为,首先,讲到“半殖民地”,还是得先回到马克思列宁主义已有的科学概念(这个概念,同时当然也是符合、或基本符合客观实际的)。关于研究问题是...

网友“青年毛思想信仰者”发文,提出对我关于俄罗斯打击乌克兰买办政权相关观点的质疑。现作以回复:


第一,关于研究问题的方法


作者认为,首先,讲到“半殖民地”,还是得先回到马克思列宁主义已有的科学概念(这个概念,同时当然也是符合、或基本符合客观实际的)。


关于研究问题是从概念出发,还是从实践出发,这个,毛主席已经有专门的论述,即,研究任何问题,都要从实践而不是概念出发。即使从马列主义的概念出发研究问题,也是不行的。这叫教条主义,曾经给中国革命造成巨大损失,险些葬送中国革命。


从概念而不是实践出发研究问题,是学者的大忌。


再说,马克思主义用之于指导中国革命实践,需要结合中国的实际。今天,实际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生搬硬套马克思主义,是不行的。说“这个概念,同时当然也是符合、或基本符合客观实际的”,有些生硬。


关于殖民地这个概念,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论述只是论述当时的殖民地情况,并没有也不可能涉及他身后的殖民地情况。一般来说对于二战以来美国搞的殖民体系,毛主席称之为新殖民体系,主要手段是经济金融控制。古巴老共产党员卡斯特罗说,新自由主义就是帝国主义。新自由主义,不承认货币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主张“资本自由流动”,本质是否认其他国家的货币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实现对这些国家的殖民。


我本人的观点是,大家应该注意到,从货币形态来看,马克思时代的货币,还是黄金白银为“锚”的货币,理论上是用“黄金”“白银”确保其所谓信用。列强对外侵略,都要勒索黄金白银,从而增加自己的金融资本、削弱殖民地国家的金融资本。比如,列强强迫中国签订过诸多不平等条约,几个最主要的条约,勒索白银都是重要内容。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00年的辛丑条约。在本国内,各国资产阶级也尽力压榨工人,尽量获得更多的金融资本。


但是,现在货币形态发生了重大变化:自上世纪70年代初起,西方货币与黄金白银脱钩了,这或许是向中国学习的结果。但是,中国人民币是公有制条件下的货币,有公有制生产为基础,货币发行权和组织经济建设、社会保障的权利,均操之于人民政府、服务于人民群众。但是,西方货币发行操之于金融资本,社会生产同样操之于资本,并且货币发行与社会生产是相互割裂的,政府对于货币发行、对于工农业生产,均不负责组织协调。这就意味着西方比如美国的货币,与公有制条件下的人民币有着本质的不同,根本不能采取人民币的发行方式。


货币,均有动员人力物力、组织社会生产、分配行业阶层利益、支撑国家动员能力的功能。货币发行,是决定社会利益分配的关键。谁掌握货币发行,谁就可以分配社会利益、调配行业资源、组织社会生产。在多大范围内掌握了货币发行权,就可以控制相应范围内的人力物力资源、组织其中的社会生产、分配其行业阶层利益,并将动员相应范围内的劳动、资源,支撑自己的行动。


所以,我极其强调货币发行权问题,我认为货币发行权,对内,是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外是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今天,全世界资产阶级普遍接受新自由主义,甘心接受资本的自由流动,如中国这样的国家,自愿放弃(某种程度上甚至不承认)货币发行权,以引进外资、开放金融、出口创汇、美元结算等方式,把发行货币的权利奉送给国际垄断资本。


同样地,国际垄断资本特别是华尔街金融寡头,最喜欢诱导有些国家,比如俄罗斯这样的大国,忽视货币发行权,放开资本(货币)自由流动,以便输出金融资本,控制其货币发行权,进而毁坏别国公有(国有)经济体系,建立由外资控制的经济体系,我称之为导致这些资本输入国经济在主权结构、所有制结构、产业结构、地域结构上的严重畸形,即殖民化、私有化(或许也可以称为寡头化)问题。


就是说控制别国货币、金融进而控制别国经济,让这些国家处于美国主导的国际分工之下,发挥“资源丰富”、“劳动力价格低”等所谓比较优势,接受殖民地地位。


经济金融控制,特别是控制货币发行权,是当前殖民主义的新形式、主要形式。所谓卖国政府,在马克思所处的时代,具体表现是出卖国家领土,或让外国驻军,或者由殖民主义亲自扶植傀儡政权。在今天,卖国的主要形式,应该是出卖本国货币发行权,允许外资金融机构在本国开办所有业务,开放市场,并一视同仁甚至更加优惠,不加任何限制。


二、关于俄罗斯、乌克兰的社会性质


马克思主义所强调的一个或几个殖民主义国家并不直接统治殖民地,而是通过卖国(傀儡)政府统治殖民地,这样的特征,如果考虑到货币发行权、市场主权被政府主动放弃并出让给国际垄断资本等具体情况,俄罗斯也是完全具备的。就是说,俄罗斯也有殖民地性质。


应该注意到,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的国家独立性,更差!普京上台,恰是俄民族资产阶级与帝国主义及其控制的买办资本斗争胜利的结果。


至于叶利钦,这个资产阶级政客,对帝国主义的那套殖民方式并不理解,当然也没有抵防。但,这个人多少还有些民族主义味道,在苏联解体、西方对俄罗斯的援助落空之后,现实的抽打,让他有些觉醒,民族主义意识复活。所以,他选中普京这个民族主义者作为其继承人。


我想,这位朋友,应该是忽略了民族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及买办资本之间的矛盾和斗争了。


所以,不能说普京也是帝国主义扶植的。


三、关于乌克兰国家的社会性质


这位朋友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概念分析了俄罗斯的国家性质,为了正确认识俄乌战争的性质,我想,也应该运用同样逻辑,分析一下乌克兰的社会性质呢?


我们还是从苏联解体说起吧。


苏联解体,内因是苏联官僚集团的资产阶级化,通常称为特权阶层。外因是帝国主义的“和平演变”。内因起关键作用。


乌克兰,是苏联解体的结果,乌克兰的民族、领土,都是苏联期间形成的。这个历史事实很重要,不能否认,尤其是乌克兰不能忘记。


那么,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我们当然批判苏联资产阶级化的统治集团,但是,我们不能否定苏联政权。我们希望苏联国家从修正主义的错误道路上改邪归正,我们不希望苏联解体,帝国主义才希望苏联解体。但中国共产党人改变不了苏联的现实,恐怕对于苏联解体,即使毛主席在世,也鞭长莫及、无能为力,本质上,这是苏联共产党和人民的事。


对于列宁创建的伟大政权,解体了,我们是十分可惜的。


同样地,我们也希望前苏联国家能够团结,人民能够幸福,虽然我们知道这是一种善良的意愿。


乌克兰从苏联那里分裂之后,应该说是民族资产阶级掌权。但是,按照毛主席的分析,民族资产阶级有很强的懦弱性、两面性、动摇性。乌克兰民族资产阶级同样如此。很快,乌克兰民族资产阶级政权在外部势力特别是美国为首的北约的渗透、干预、收买下,堕落为买办政权,甚至出现纳粹化,故意制造民族分裂,并让人民群众挣扎在生死线上。石油工业、农业极其发达的乌克兰,居然是“欧洲子宫”。


这场战争中,发生过乌国防军和亚速营的斗争。说明,乌民族资产阶级与买办势力的矛盾很尖锐,斗争仍然在继续。


如果这场战争能把乌克兰人民和民族从帝国主义控制的买办政权中解脱出来,我认为就是一种进步,就是一种民族解放。但,乌克兰人民的翻身解放,还要靠乌克兰人民自己的觉醒并组织起来,团结起来,尽量团结民族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买办资本势力作斗争,建立新的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俄罗斯的这场进攻,可以借助。


我注意到,俄罗斯在这场战争中是极其克制的,并没有和美国北约空袭南联盟那样无差别地猛轰滥炸,对战俘也很人道。普京的战略意图,是乌克兰去纳粹化、去军事化,并承诺保护乌克兰的安全。我觉得,这个战略意图,对乌民族和人民,是有利的。


四、关于国家主权


主权原则,是西方资本主义提出的国际关系的最基本原则,显然为大多数国家接受。但是,主权原则并不是中国处理国关系的根本原则,也当然不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处理国际关系的根本原则。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有时会利用主权原则,推行殖民、争霸政策。


我们的原则是全世界的人民的解放,是支援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独立和解放运动,并尊重它们的主权和政权。


通常情况下,我们尊重他国的主权,也保护自己的主权。但是,如果所谓主权原则被帝国主义利用、并危害被压迫民族和人民解放、危害反帝反霸斗争,我们就打破主权原则。


比如,我们不承认南朝鲜的主权,我们就可以解放汉城。今天,……。


我们1950年代支持过苏联对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反苏动乱的平息。是不是不尊重这些国家的主权?


我们支持过美国黑人争取人权的斗争,是不是不尊重美国的主权?


南朝鲜,现在叫“韩国”,美国要在那里部署“萨德”导弹系统,我们要不要反对?是不是破坏了主权原则?


在与周边国家划界问题上,我们很照顾相关国家的诉求,并没有把领土主权作为最首要的考虑。我们考虑的是睦邻友好、共同反帝反霸的大局。对于帝国主义对我们的领土要求,我们寸土不让,甚至一些国家依仗帝国主义的支持,在与我领土纠纷上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我们也不允许(印度)。


同样,对于台湾问题,毛主席的主张是“解放台湾”(不是统一。“统一”是主权问题,“解放”是政权问题。台湾并没有分裂,不存在主权问题。称统一台湾,极不合适。),是从人民解放的阶级立场出发的,并不是从主权角度出发。仅仅是对美谈判时,我们按照美国人一贯主张的主权原则,强调“台湾是我们的内政”,不允许美国人干涉。


我们用西方的原则和西方斗争,来约束新旧殖民主义。但是,我们的最高原则是争取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解放,在此原则下,我们才强调主权原则。


五、反封建是不是我们的对外政策?


关于中国对外政策,总体地看,是根据针对不同的国际形势及其发展趋向,抓住主要矛盾,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集中反对各种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反封建,并不是我们的主要的对外政策。我接受你的批评。


补充一下,反对资本主义也不是我们的主要的对外政策。这也是我表述不准确的地方。


六、这句话我看不太懂


原文:假如我们把当前俄罗斯认定为“半殖民地”或“被压迫民族”,那么也就等于要承认说:俄当前由一个被美帝控制的卖国政府统治着,其首脑正是最大的卖国派……


结合中国半殖民地的历史事实也可以看出。蒋介石最多跟美帝闹“半独立性”,不可能真的闹“独立性”,即不可能跟美决裂。解放战争时期,正如毛主席指出的,甚至是“蒋出人,美出枪”,外部帝国主义驱使中国反动派用战争对付人民特别是解放区人民。


假如俄罗斯今天是个半殖民地,那么也就是说:普京这样的强硬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根本不可能上台。


因为,既然半殖民地的政府是帝国主义控制的卖国政府,那么,帝国主义不可能扶持或长久允许一个如此强硬的普京。


假设“民左”们对俄罗斯的“半殖民地”定性能够成立,那么,我们几乎必须承认以下两点:


① 今天俄官方是美帝控制的卖国政府。


② 俄首脑本人就是最大的卖国派。


……显然,“民左”们自己也是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认定的。


 


老实说,我觉得这段话,我看不太懂,我觉得逻辑上很勉强。


从经济金融上讲,俄罗斯和某大国的确有殖民地性质。因为,它未正确认识当前货币的本质,根本未认识到货币发行权及其对国家独立自主的重要性。它也对外资不加抵防,开放金融,引进了大量外资,它的货币发行权也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它有大量的外资经济。一句话,它国内有很强大的买办资本势力。


但是,俄罗斯的民族资产阶级,与买办资产阶级、国际垄断资本是有尖锐斗争的,不是和平相处的。这和某大国的情况也类似。


说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对俄罗斯金融的控制,有民族压迫性质,我仍然认为是正确的。


但是,俄罗斯民族资产阶级在反抗买办资本势力、国际垄断资本的斗争中,取得了相当程度的胜利。普京上台,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这种胜利。普京的斗争,意味着这种斗争还在继续,胜利成果在扩大。


怎么可以认为普京是美国控制之下的卖国政府?他只是还没有把曾经被叶利钦买办集团出卖给国际垄断资本的金融主权、货币主权、市场主权、经济主权完全收回而已,但他正在为收回这些主权进行斗争。


完全取得民族独立和解放,这有个过程。


“假如俄罗斯今天是个半殖民地,那么也就是说:普京这样的强硬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根本不可能上台。”这是按照我的逻辑推导出的结论,还是按照你的逻辑推导出的结论?我有些发蒙。民族资产阶级,在一定条件下,在与买办资本势力的斗争中,也可能取得胜利。


半殖民地国家,总还有另外一半非殖民地成分。普京不可以代表别外没殖民化的一半吗?俄罗斯的买办资本和外资代表已经殖民化的一半,不行吗?这才是逻辑吧。


这两半,有矛盾、有斗争吧?矛盾、斗争会激化吧?会有输赢吧?普京是代表没有殖民化的那部分民族资产阶级的,这个势力在和买办势力的斗争中,胜出了,取得了政权,并在继续扩大战果。不可以吗?


所谓半殖民地,也并不是说正好50%!也不是稳定的45%、55%!


至于日本、南朝鲜、中国台湾,当然是美国的殖民地,既是传统意义上的殖民地,也是新的金融意义上的殖民地。某大国,仅仅是经济金融意义上的殖民地,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殖民地,相对于日本,其独立性较强而已,尤其军事上独立性强一些。


有相对独立的军事体系的国家,也照样可以是半殖民地。今天,经济金融侵略成为主要殖民手段的情况下,尤其如此。


只不过,有军事力量强大、有独立的军事主权,则政治上的独立性较强,翻身的能力较强而已。


翻身能力较强,不代表现在就不是国际垄断资本的殖民地。翻身能力较强,也不代表就一定能翻身,还要看具体的斗争情况。


关于中国的解放战争,我想强调,当时的中国共产党,当然首先代表广大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但也代表着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利益。这一点,恐怕是很多同志不小心就忽略了。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是统一战线的关系,理解成合作的关系,也可以。蒋介石集团,用毛主席的话说,代表着中国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封建主义,并不代表民族资产阶级的利益。相反,它还出卖了民族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所以,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是新民主义革命力量的一员,甚至新中国成立后,五星红旗的四颗小星,还有一颗就是指代民族资产阶级。


七、当前中国流行的国际关系学,就是一门骗子学问、陷阱学问,是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解构,是对中国人民的误导;主权理论,本质上是资产阶级的理论,有其进步意义,但也有很强的局限性,要注意克服其局限性。主权理论不是也不应该是指导我们外交工作的主要理论。尊重各国主权、强调主权,可利用主权理论,但不可以作为外交工作的指导思想。指导我们外交的应该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具体地讲是抓住主要矛盾、反帝反霸。我坚持这个观点。


八、认为天下资本是一家、铁板一块、没有矛盾,诸如共济会控制全世界的金融、货币发行、无所不能、无法打破,这不是我的观点。相反,我长期批判这种观点。


九、最好不要称别人是“民左”,不是待客之道,有制造分裂、对立的嫌疑。现在,中国的舆论斗争战场,“民左”居功到伟,已经是中国舆论战场的主力军,在反帝、反霸、反资本主义、反封建主义斗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如果没有“民左”,中国有多少思想文化主权、政权还有多少人民性,恐怕还不好说。我可以承认我是你心目中的“民左”,但是,你这么说,内涵就变了。


希望就有关问题继续探讨。形势在变,情况在变,新问题会产生,需要这种探讨。


最后,向您致敬。


赞一个

感谢您的支持,所有赞赏都用于红色事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