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文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百家争鸣

吴铭:关于这场争论的简要回顾

类别:百家争鸣 作者:吴铭 时间:2022-05-28 浏览:1001
我看了某网关于“纯左”与“民左”前段时间争论的总结性文章,感觉有很大的歪曲,我不能同意。鉴于还有许多年轻人参与了这次争论,我想,从爱护的角度出发,应该再解释一下。总结性的文章,也要争论的焦点问题展开,而不是随意裁剪一下双方的观点、列举出来就完事了。况且这个作者...

我看了某网关于“纯左”与“民左”前段时间争论的总结性文章,感觉有很大的歪曲,我不能同意。鉴于还有许多年轻人参与了这次争论,我想,从爱护的角度出发,应该再解释一下。

总结性的文章,也要争论的焦点问题展开,而不是随意裁剪一下双方的观点、列举出来就完事了。况且这个作者的列举,也没有突出重点,又暗示自己正确而“民左”错误。

你们可能不接受对你们几位取个“纯左”的名字,那么,我可以改成“正左”“真左”“好左”……直到你们满意为止。

我们所争论的焦点,就是对主要矛盾的认识问题,这个问题决定了中国社会的定性问题,而对中国社会的定性是个必须从实际出发的问题,这个问题决定了当前革命任务,也决定了敌我友的阶级关系。因为要判定中国的主要矛盾、中国社会的性质,争论中又涉及到了对经济、货币、金融、市场等问题,涉及到了对毛主席新民主主义论的理解,涉及到对列宁的理解,涉及到对当前俄罗斯社会性质的理解,涉及到对乌克兰战争性质的理解,也涉及到对乌克兰战争的态度问题。

所以,虽然争论因对乌克兰战争的定性引起,但焦点问题还是对主要矛盾的认识问题。

首先,我不喜欢什么“泛左翼”“左派内部争论”这样的说法,不要给这场争论设一个“内部”这样的前提。究竟是哪个阶级之间的争论,还要看争论的结果。

红贝先生的文章写了那么多、那么长,却没有重点谈这个争论的焦点问题,也不是以这个焦点问题为统领来写总结性文章。所以,并不能准确反映这场争论的主要内容和实质,相反,还搞乱了其中的头绪,让人摸不着头脑。老实说,我看了这篇文章后,感觉非常失望。这样的文章,避重就轻,繁琐哲学,完全没有体现马列主义的立场、方法论、相关领域的基本观点和作风。

我从争论的焦点问题出发,依次列举一下这次争论的若干问题。

一、关于中国社会的定性:我认为中国是带有社会主义性质和色彩的半殖民地半资本主义社会。当然,这个半,并不是50%”的意思。“纯左”则认为,中国是“社会帝国主义”,完全是资本主社会,没有殖民地性质。

二、我的理由,中国货币发行权旁落于国际垄断资本,导致经济、金融、货币、市场主权沦陷,中国在经济、金融、货币、市场上丧失了独立性,所以,有殖民地性质。因为还有几家大型国有、半国有企业支撑,所以,中国有资本主义的一定的独立性,对霸权主义还在进行斗争,尽管这种斗争不彻底、不坚定,并不完全是殖民地。因为还有各领域、各阶层的共产党人在斗争,从抗疫的情况来看,政权在一定程度上还在关心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还有举国动员的体制,还有“免费检测、治疗”,故称有一定的社会主义性质。政治上、思想文化上,还在一定程度、一定范围内宣扬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敢或者不能完全抛弃社会主义,但实质上却搞资本主义那一套,故称社会主义色彩。当着我的面,和我在群里聊天,“纯左”说我这种定性,是“裹脚布”。

三、“纯左”,认为中国就是美国那种资本主义社会,对民族资本、官僚买办资本不加区分,认为是一回事。并拒绝深入讨论这个问题。

四、因为我对中国社会的如上定性,所以,中国革命的任务自然是反帝、反官僚买办资本主义,收回经济、金融、货币、市场主权。主要敌人是美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和与之紧密勾结的中国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其中,国内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直接敌人,而美帝则中国人民的间接敌人,但在一定时机、一些领域内,美帝也可以是中国人民的直接敌人。两者是互为表里的关系。

五、“纯左”,虽然我反复向他们展示中国官僚买办资本势力与美帝国主义勾结的理论、宣传、媒体、经济、政策、教育等方面的证据,绝大多数证据还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虽然“纯左”也承认这些事实,但是,仍然坚持割裂美帝国主义和中国官僚买办势力的勾结关系,仍然拒绝考虑这个勾结关系。

六、因为“纯左”割裂了这个关系,所以,在主要社会矛盾和次要社会矛盾的判断上,出现了重大的、方向性的荒谬。他们认为,中国国内阶级矛盾,才是中国工人阶级面临的主要矛盾,而中国华民族和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是次要矛盾。工人阶级的主要和首要敌人,当然是中国国内的资产阶级,而不是美帝国主义,也不是美国。所以,极力强调把斗争限制在国内,为反美霸权主义设置了种种障碍:诸如美国已经衰落,不需要反了;指责“民左”只反美国、不反美帝国主义;出中美争霸论,指责“民左”是只反美国,不反美帝,是支持中修;还指责“民左”把一切问题都推给美国(我并不有把一切问题都推给美国吧?);把反美帝称为“另一种意义上的‘崇美畏美’”(我理解不了,究竟是什么意义上的“崇美畏美”?能解释一下吗?)

七、我再强调一下,按照毛主席的矛盾论,次要敌人,是可以“统一战线”的,是可以也必须团结的!“纯左”把中国资产阶级作为主要敌人,把美帝国主义作为次要敌人,意味着为了反对中国资产阶级,可以和美帝国主义勾结!所以,我说你们的理论为“颜色革命”提供了依据。

八、为了“勾结美帝国主义”,这些“纯左”极力淡化、掩盖美国对中国、对全世界的侵略。因为极力把斗争限制中国国国内,这些“纯左”极力回避“美国”这样的词汇,一旦我在讨论时涉及到了“美国”“美帝国主义”这些人马上开话题。

这叫什么作派?是一种争论的技巧吗?这叫“伎俩”,非常聪明,但不高明,容易暴露自己的真实动机。

九、为了阻止反美帝国主义,“纯左”还想出以下招术:一是将中国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当作“民族资本”“民族资产阶级”,将官僚买办资本的卖国行径,均安在民族资产阶级头上,以便将民族资产阶级作为主要斗争对象。这叫在基本概念上耍花样。我给他们清楚地讲,区分官僚买办资本和民族资本的界限在于,是否承认并努力收复经济主权、金融主权、货币主权和市场主权!买办资本势力不可能承认这个主权,也不可能维护这个主权,必然反对对这个主权的收复和维护,也必须出卖这个主权,以换取帝国主义的支持。民族资本势力,必然承认这个主权并极力收复、维护这个主权,必然要反帝、反官僚买办资本势力。但他们不听,或者根本听不懂。

二是将美俄关于乌克兰的战争,定性为俄美“争霸”战争,而不是俄罗斯的“反霸”战争。

三为了证明乌克兰战争是“争霸”而非“反霸”战争,“纯左”只能把俄罗斯定性为“垄断资本集团”控制的霸权主义国家(阳和平语),否认俄罗斯经济、金融、货币、市场在战前相当部分被国际垄断资本控制的事实,否认俄罗斯在此战前有殖民地性质。

我不信你们听不懂。

十、最不可思议的是,“纯左”在将中国定性为社会帝国主义的同时,还反对中国人民解放台湾——对美国人干涉我内政,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十一、因为力图将主要矛盾斗争限制在国内、避免影响了美国对中国的殖民,“纯左”反对反击美国霸权主义的斗争,所以,对美国对中国、对全世界的侵略行径,不置一词,仅仅将斗争矛头指向他们所谓的“民左”。

十二、为了反对“民左”,歪曲“民左”的历史和基本观点。

红贝先生说,今天的“民左”,就是十年前的“保救派”。作为红贝先生眼里的“民左”第一代表人物,我对当年“保救派”的情况并不太十分清楚。据红贝说,当年的“保救派”代表人物,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定为两个,一个是反美、一个是反中国买办资本势力。这个表述,把主要矛盾定为两个,当然是违背毛主席矛盾论的。红贝当然认为这是荒谬的。不过,我却认为,这个“两个主要矛盾”的说法,倒是符合事实的,只是表述不那么准确。如果注意到中国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和帝国主义的勾结,把反帝反官僚买办都当作革命任务,是非常正确的。

“两个主要矛盾”论,我想以那位“保救派代表人物”的理论水平,不至于弄出这么个说法。

毛主席对新民主义革命的定性,是民族资产阶级的革命。任务是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有买办性质),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代表势力,就是以蒋介石为首的四大家族!并不能理解为毛主席为中国人民搞了三个主要矛盾、三个主要敌人!

十三、在国内矛盾斗争上,“纯左”也只强调在厂里的剥削、压迫,当然也只提到工厂里的“罢工”这一种斗争形式。我认为,这些人,机械地读马列主义,眼睛一刻也离不开教条。他们甚至认识不到工厂之外的社会压迫和剥削(医疗、住房、教育、养老等),意识不到国际压迫和剥削!甚至拒绝认识国际压迫和剥削。他们的认识极大片面,这还不要紧,关键是,他们根本不愿意接受批评,拒绝思考。这是我怀疑他们捧的是“颜色革命”剧本的另一个原因。

十四、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他们提出中国革命的任务是组织工人罢工,国际上的革命任务是支持第二世界工人运动,比如俄罗斯工人。倒是有些列宁主义的味道。不过,其一,他们刻意回避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其二,他们却不提该不该支持美国人民的争取人权的斗争,难道这些符合列宁主义吗?可以这么剪裁列宁主义吗?这是我怀疑他们手捧“颜色革命”剧本的另一个理由。

十五、关于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和民族主义。“纯左”对“民左”的指责,一个重要的理由是我站在了民族资产阶级的立场上,没有站在工人阶级的立场上。这伙人把买办资本、官僚资本,都理解成民族资本。我已经给他们反复讲,如何区分民族资本和官僚买办资本,他们虽然不反驳,但也不接受。我只能说,你们对毛主席新民主主义革命根本不理解,分不清新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区别,或者,根本没有新民主义革命的概念。这叫对毛泽东思想的学习不合格。

十六、新民主主义革命,本质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革命的对象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任务是建立工人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民族政权!我仅仅是强调主权、民族、国家,完全符合新民主义革命的特征。怎么可以指责这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难道不可以持这种立场吗?

建议你们好好学习毛主席新民主主义论,就是不学。

十七、基于对中社会性质的判断,中国现在的革命任务,与新民主主义革命颇为相似。完全可以参照毛主席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理论和经验,这并不是生搬硬套。在“纯左”指责我一搬硬套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理论和经验时,有没有考虑到,你们对列宁的经验也是生搬硬套,而且刻意剪裁掉了帝国主义论。

十八、我现在还不知道,“纯左”的革命目的究竟是什么?他们也拒绝回答。

十九、因为他们总回避最关键的问题,尤其是拒绝讨论中国社会性质问题,并对我的观点采取一种流氓式的态度。所以,我不再和他们争论。绕来绕去还是原地不动,有什么争论意义?你们想搞“颜色革命”,你们就搞吧。

二十、也可能我对你们的看法都是错误的,如果按照你们的搞法,能一下子搞出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那很好!祝贺你们。

我看了某网关于“纯左”与“民左”前段时间争论的总结性文章,感觉有很大的歪曲,我不能同意。鉴于还有许多年轻人参与了这次争论,我想,从爱护的角度出发,应该再解释一下。

总结性的文章,也要争论的焦点问题展开,而不是随意裁剪一下双方的观点、列举出来就完事了。况且这个作者的列举,也没有突出重点,又暗示自己正确而“民左”错误。

你们可能不接受对你们几位取个“纯左”的名字,那么,我可以改成“正左”“真左”“好左”……直到你们满意为止。

我们所争论的焦点,就是对主要矛盾的认识问题,这个问题决定了中国社会的定性问题,而对中国社会的定性是个必须从实际出发的问题,这个问题决定了当前革命任务,也决定了敌我友的阶级关系。因为要判定中国的主要矛盾、中国社会的性质,争论中又涉及到了对经济、货币、金融、市场等问题,涉及到了对毛主席新民主主义论的理解,涉及到对列宁的理解,涉及到对当前俄罗斯社会性质的理解,涉及到对乌克兰战争性质的理解,也涉及到对乌克兰战争的态度问题。

所以,虽然争论因对乌克兰战争的定性引起,但焦点问题还是对主要矛盾的认识问题。

首先,我不喜欢什么“泛左翼”“左派内部争论”这样的说法,不要给这场争论设一个“内部”这样的前提。究竟是哪个阶级之间的争论,还要看争论的结果。

红贝先生的文章写了那么多、那么长,却没有重点谈这个争论的焦点问题,也不是以这个焦点问题为统领来写总结性文章。所以,并不能准确反映这场争论的主要内容和实质,相反,还搞乱了其中的头绪,让人摸不着头脑。老实说,我看了这篇文章后,感觉非常失望。这样的文章,避重就轻,繁琐哲学,完全没有体现马列主义的立场、方法论、相关领域的基本观点和作风。

我从争论的焦点问题出发,依次列举一下这次争论的若干问题。

一、关于中国社会的定性:我认为中国是带有社会主义性质和色彩的半殖民地半资本主义社会。当然,这个半,并不是50%”的意思。“纯左”则认为,中国是“社会帝国主义”,完全是资本主社会,没有殖民地性质。

二、我的理由,中国货币发行权旁落于国际垄断资本,导致经济、金融、货币、市场主权沦陷,中国在经济、金融、货币、市场上丧失了独立性,所以,有殖民地性质。因为还有几家大型国有、半国有企业支撑,所以,中国有资本主义的一定的独立性,对霸权主义还在进行斗争,尽管这种斗争不彻底、不坚定,并不完全是殖民地。因为还有各领域、各阶层的共产党人在斗争,从抗疫的情况来看,政权在一定程度上还在关心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还有举国动员的体制,还有“免费检测、治疗”,故称有一定的社会主义性质。政治上、思想文化上,还在一定程度、一定范围内宣扬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敢或者不能完全抛弃社会主义,但实质上却搞资本主义那一套,故称社会主义色彩。当着我的面,和我在群里聊天,“纯左”说我这种定性,是“裹脚布”。

三、“纯左”,认为中国就是美国那种资本主义社会,对民族资本、官僚买办资本不加区分,认为是一回事。并拒绝深入讨论这个问题。

四、因为我对中国社会的如上定性,所以,中国革命的任务自然是反帝、反官僚买办资本主义,收回经济、金融、货币、市场主权。主要敌人是美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和与之紧密勾结的中国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其中,国内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直接敌人,而美帝则中国人民的间接敌人,但在一定时机、一些领域内,美帝也可以是中国人民的直接敌人。两者是互为表里的关系。

五、“纯左”,虽然我反复向他们展示中国官僚买办资本势力与美帝国主义勾结的理论、宣传、媒体、经济、政策、教育等方面的证据,绝大多数证据还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虽然“纯左”也承认这些事实,但是,仍然坚持割裂美帝国主义和中国官僚买办势力的勾结关系,仍然拒绝考虑这个勾结关系。

六、因为“纯左”割裂了这个关系,所以,在主要社会矛盾和次要社会矛盾的判断上,出现了重大的、方向性的荒谬。他们认为,中国国内阶级矛盾,才是中国工人阶级面临的主要矛盾,而中国华民族和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是次要矛盾。工人阶级的主要和首要敌人,当然是中国国内的资产阶级,而不是美帝国主义,也不是美国。所以,极力强调把斗争限制在国内,为反美霸权主义设置了种种障碍:诸如美国已经衰落,不需要反了;指责“民左”只反美国、不反美帝国主义;出中美争霸论,指责“民左”是只反美国,不反美帝,是支持中修;还指责“民左”把一切问题都推给美国(我并不有把一切问题都推给美国吧?);把反美帝称为“另一种意义上的‘崇美畏美’”(我理解不了,究竟是什么意义上的“崇美畏美”?能解释一下吗?)

七、我再强调一下,按照毛主席的矛盾论,次要敌人,是可以“统一战线”的,是可以也必须团结的!“纯左”把中国资产阶级作为主要敌人,把美帝国主义作为次要敌人,意味着为了反对中国资产阶级,可以和美帝国主义勾结!所以,我说你们的理论为“颜色革命”提供了依据。

八、为了“勾结美帝国主义”,这些“纯左”极力淡化、掩盖美国对中国、对全世界的侵略。因为极力把斗争限制中国国国内,这些“纯左”极力回避“美国”这样的词汇,一旦我在讨论时涉及到了“美国”“美帝国主义”这些人马上开话题。

这叫什么作派?是一种争论的技巧吗?这叫“伎俩”,非常聪明,但不高明,容易暴露自己的真实动机。

九、为了阻止反美帝国主义,“纯左”还想出以下招术:一是将中国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当作“民族资本”“民族资产阶级”,将官僚买办资本的卖国行径,均安在民族资产阶级头上,以便将民族资产阶级作为主要斗争对象。这叫在基本概念上耍花样。我给他们清楚地讲,区分官僚买办资本和民族资本的界限在于,是否承认并努力收复经济主权、金融主权、货币主权和市场主权!买办资本势力不可能承认这个主权,也不可能维护这个主权,必然反对对这个主权的收复和维护,也必须出卖这个主权,以换取帝国主义的支持。民族资本势力,必然承认这个主权并极力收复、维护这个主权,必然要反帝、反官僚买办资本势力。但他们不听,或者根本听不懂。

二是将美俄关于乌克兰的战争,定性为俄美“争霸”战争,而不是俄罗斯的“反霸”战争。

三为了证明乌克兰战争是“争霸”而非“反霸”战争,“纯左”只能把俄罗斯定性为“垄断资本集团”控制的霸权主义国家(阳和平语),否认俄罗斯经济、金融、货币、市场在战前相当部分被国际垄断资本控制的事实,否认俄罗斯在此战前有殖民地性质。

我不信你们听不懂。

十、最不可思议的是,“纯左”在将中国定性为社会帝国主义的同时,还反对中国人民解放台湾——对美国人干涉我内政,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十一、因为力图将主要矛盾斗争限制在国内、避免影响了美国对中国的殖民,“纯左”反对反击美国霸权主义的斗争,所以,对美国对中国、对全世界的侵略行径,不置一词,仅仅将斗争矛头指向他们所谓的“民左”。

十二、为了反对“民左”,歪曲“民左”的历史和基本观点。

红贝先生说,今天的“民左”,就是十年前的“保救派”。作为红贝先生眼里的“民左”第一代表人物,我对当年“保救派”的情况并不太十分清楚。据红贝说,当年的“保救派”代表人物,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定为两个,一个是反美、一个是反中国买办资本势力。这个表述,把主要矛盾定为两个,当然是违背毛主席矛盾论的。红贝当然认为这是荒谬的。不过,我却认为,这个“两个主要矛盾”的说法,倒是符合事实的,只是表述不那么准确。如果注意到中国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和帝国主义的勾结,把反帝反官僚买办都当作革命任务,是非常正确的。

“两个主要矛盾”论,我想以那位“保救派代表人物”的理论水平,不至于弄出这么个说法。

毛主席对新民主义革命的定性,是民族资产阶级的革命。任务是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有买办性质),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代表势力,就是以蒋介石为首的四大家族!并不能理解为毛主席为中国人民搞了三个主要矛盾、三个主要敌人!

十三、在国内矛盾斗争上,“纯左”也只强调在厂里的剥削、压迫,当然也只提到工厂里的“罢工”这一种斗争形式。我认为,这些人,机械地读马列主义,眼睛一刻也离不开教条。他们甚至认识不到工厂之外的社会压迫和剥削(医疗、住房、教育、养老等),意识不到国际压迫和剥削!甚至拒绝认识国际压迫和剥削。他们的认识极大片面,这还不要紧,关键是,他们根本不愿意接受批评,拒绝思考。这是我怀疑他们捧的是“颜色革命”剧本的另一个原因。

十四、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他们提出中国革命的任务是组织工人罢工,国际上的革命任务是支持第二世界工人运动,比如俄罗斯工人。倒是有些列宁主义的味道。不过,其一,他们刻意回避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其二,他们却不提该不该支持美国人民的争取人权的斗争,难道这些符合列宁主义吗?可以这么剪裁列宁主义吗?这是我怀疑他们手捧“颜色革命”剧本的另一个理由。

十五、关于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和民族主义。“纯左”对“民左”的指责,一个重要的理由是我站在了民族资产阶级的立场上,没有站在工人阶级的立场上。这伙人把买办资本、官僚资本,都理解成民族资本。我已经给他们反复讲,如何区分民族资本和官僚买办资本,他们虽然不反驳,但也不接受。我只能说,你们对毛主席新民主主义革命根本不理解,分不清新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区别,或者,根本没有新民主义革命的概念。这叫对毛泽东思想的学习不合格。

十六、新民主主义革命,本质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革命的对象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任务是建立工人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民族政权!我仅仅是强调主权、民族、国家,完全符合新民主义革命的特征。怎么可以指责这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难道不可以持这种立场吗?

建议你们好好学习毛主席新民主主义论,就是不学。

十七、基于对中社会性质的判断,中国现在的革命任务,与新民主主义革命颇为相似。完全可以参照毛主席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理论和经验,这并不是生搬硬套。在“纯左”指责我一搬硬套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理论和经验时,有没有考虑到,你们对列宁的经验也是生搬硬套,而且刻意剪裁掉了帝国主义论。

十八、我现在还不知道,“纯左”的革命目的究竟是什么?他们也拒绝回答。

十九、因为他们总回避最关键的问题,尤其是拒绝讨论中国社会性质问题,并对我的观点采取一种流氓式的态度。所以,我不再和他们争论。绕来绕去还是原地不动,有什么争论意义?你们想搞“颜色革命”,你们就搞吧。

二十、也可能我对你们的看法都是错误的,如果按照你们的搞法,能一下子搞出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那很好!祝贺你们。


赞一个

感谢您的支持,所有赞赏都用于红色事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