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文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百家争鸣

吴铭:生火

类别:百家争鸣 作者:吴铭 时间:2021-10-17 浏览:84
生火作者:吴铭(20211015) 为什么对老何发如此大的火气?也有朋友劝我,不必如此。 我思想深处,一直有这么一个场景:帝国主义,及其奴仆、走狗,整天在策划如何灭亡中国,军事手段、经济手段、金融手段、生物手段、文化手段、教育宣传手段等等,无所不用其极。 当然...

生火

作者:吴铭(20211015)

 

为什么对老何发如此大的火气?也有朋友劝我,不必如此。

 

我思想深处,一直有这么一个场景:帝国主义,及其奴仆、走狗,整天在策划如何灭亡中国,军事手段、经济手段、金融手段、生物手段、文化手段、教育宣传手段等等,无所不用其极。

 

当然,他们也不是可以为所欲为,至少,军事上 ,他们不敢发动侵略战争,这是铁定的。金融入侵进而控制中国经济,是其主要或者说首要殖民手段!

 

在中国,有那么批美帝国主义的铁杆走狗,他们很擅长伪装,有的伪装成文明人物,大叫与国际接轨,对美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只有与美国搞好关系中国才前途光明;有的伪装成革命者,比谁都“左”,左得出奇;有的则伪装成中间派,一幅公平公正的样子,但在关键时刻、关键问题上,必然站在美帝国主义一边,欺骗、误导中国人民,尤其是在经济金融问题上。

 

老何这个人,大家都熟悉。

 

最近,我也注意到他在揭露西方伪史,他批判“跪洋”,他说今天还崇拜美国,那就是脑残。好像很反美。

 

庄子中有一则“涸辙之鲋”寓言故事。眼前的一碗水,就可以救活路边车辙沟里的这条鱼,但你不愿意出这一碗水救它而大讲用东海大水救它,对这鱼来说,毫无意义,等于是看着它死亡。

 

何新,还有许多人,揭露西方伪史,我认为对于治疗中国还有很多国家的盲目崇西方的病,是有意义的,甚至是有重大意义的。

 

但是,当前,中国最关键、最紧急的任务,并不是揭露西方伪史、还原历史文化真相,而是从经济上、金融上摆脱美帝国主义在其豢养的官僚买办资本势力紧密配合下,对中国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的控制!特别是批判所谓央行制度,阻止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金融等买办政策,收回人民币发行权,争取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在经济金融上的再独立自主,亦即摆脱殖民地化的命运。我认为这个任务,比解放台湾重大多了!比揭露西方伪史要紧急得多。我们办事,既着重视长远利益,也要重视当前利益;紧急的事,当然要先做、马上做;不急的事,可以慢慢做。再而且,揭露西方伪史,与从经济金融上揭露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殖民控制,并不矛盾,完全可以相互配合。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反击美元对中国的金融侵略,用这一碗水,就可以救活中国经济;而揭露西方伪史,却是东海的水,虽然水很大,但远水不解近渴。

 

何的问题在于,他在揭露西方伪史的同时,却在经济金融上,宣扬什么梅森会,宣扬美国主导建立的金融殖民体系!把这个体系宣扬到无法打破的地步,甚至宣扬到中国从这个体系得到了好处、不须打破!这让人如何容忍?

 

我很担心这样一种倾向:在揭露西方伪史的同时,以弘扬传统文化为名,反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河北大学的孟晓路教授,就已经表现了这种倾向,他说,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只适合马上打天下,不适合马下治天下,孔孟之道才最适合治天下。孟晓路,也是揭露西方伪史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有人主张,中国手里的美元可以向其他国家投资、采购、并购、开发,所以,中国手里的美元,并不是一无所用。我知道这个事实。但是,我想强调的是,如果中国用美元和美国以外的国家进行经济来往,那么,鉴于美元信用虚假性,中国这么做,实际上是为虎作伥!是助长美元霸权。中国这么做,可以得到一些好处,但是,这点好处,微不足道,而这么做必然要继续扩大引进外资、扩大开放市场、扩大开放金融、扩大出口创汇!就是说,中国必然进一步沦为美国的殖民地,让美元金融资本更深更广控制中国经济!所以,用美元与其他国家开展投资、采购、并购、开发,是见小利而忘大义!捡个芝麻丢了西瓜。

 

我看到有同志提到,有些美国人主张美国去金融化,说明这些美国人是有些眼光的,看到了华尔街金融畸形发展对美国工业体系构成的损害。但是,我想强调的是,即使美国在其本土或者个别相关的奴仆国实现去金融化,也不意味着其会放弃或者放松对中国的金融入侵和金融控制!不会放弃或者放松对中国经济、市场的控制!加强对中国经济、金融、市场的控制,与美国本土去金融化并不矛盾,而且,加强对中国的控制,对美国本土去金融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何新在这个问题了犯了严重错误。他在揭露西方伪史、赚取反美名声的同时,却在经济金融上继续投降美国,他所赚取的反美名声,有可能掩饰了他在经济金融上继续投降美国。他把梅森会吹得那么不可战胜,把美元体系吹得那么强大,根本无视毛主席时代人民币是中国对外贸易的结算货币、是支援第三世界国家中的记账货币、也是中国对外贸易的计价货币之一这样的事实,无视美元在1970年代毫无信用、被西欧抛弃的事实,无视苏联还有相当强大的国际影响力、与美元分庭抗礼的事实,无视第三世界国家集团排斥美苏两霸的事实,有意无意地把美元霸权说成是二战以来就是形成,从来没有动摇过。这就夸大了敌人的力量,为投降主义找到了台阶。

 

我本人强调,美元的信用是建立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把美元作为贸易结算货币、储备美元上,何新也赞同这个观点。但我们的区别在于,我的意见是中国停止引进外资、开放金融、开放市场、出口创汇、储备美元,以及优化营商环境、保护外资知识产权、以外汇储备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等买办政策,收回人民币发行权,争取人民币在对外贸易的计价、结算、支付权上。而何新的意思是说,既然美国的信用建立在全世界贸易用美元结算、支付上,所以美元就是有信用的,中国应该继续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金融、开放市场、推动以外汇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上。

 

同样的事实认定,得出的结论却截然不同。我不恼火吗?

 

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体(我不认为中国是经济体,因为中国没有货币发行权,或者说货币发行权残缺严重,因为央行制度及引进外资出口创汇等买办政策,全部或者大部分人民币发行权被华尔街金融寡头控制,故不能称为经济体。有人给我抬杠,说你强调经济金融上独立自主,不就是不与外国贸易嘛。我回复,我追求和珍惜的是独立自主!不是孤立自己!),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如果说世界贸易的结算、支付货币地位是美元信用的基础的话,那么,显然,中国的外贸,是美元信用的最大支撑!换言之,美政府、华尔街、美联储,均不承担美元信用,而把保证美元信用的责任交给了中国!而美国政府、华尔街、美联储则只从对全世界发行美元中获利,不必承担任何信用义务,而且千言万语、不择手段拒绝履行这个义务。

 

这种情况下,中国,如果继续扩大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金融、开放市场、储备美元,还有什么以外汇储备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不是替美元背祸吗?不是资敌吗?不是剜自己的肉、被敌人的疮吗?

 

一边揭露西方伪史,在不那么紧急的地方,赚取反美的名誉,一边又在极其紧急收复金融主权特别是人民币发行权问题上,继续支持有利于美元霸权、有利于美元对中国殖民的买办政策,这叫什么?我不恼火吗?

 

一边说自己反对新自由主义,“遍体鳞伤”,一边又无视历史事实,把美元霸权吹得那么强大,甚至还给美元信用找到了“全球贸易结算货币”这么个信用,从理论上支持了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金融、储备美元等买办政策,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上世纪80年代,由于特殊的历史大环境,中国知识阶层更新换代。新一代知识分子,都是什么性质的人?这个大家都比较清楚。我认为何新有可能是不太庸俗的唯一一位,有些鹤立鸡群,与众不同。众多自由派知识精英之中,挑来捡去,也就他可以讨论点问题了。如果连他也堕落了,那么,在那个时代出人头地的知识分子,恐怕就没有一位值得尊重的了。我才很伤心,我不希望中国那个时代产生的知识分子如此群体性堕落。

 

赞一个

感谢您的支持,所有赞赏都用于红色事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