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文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百家争鸣

《新盐铁论自序》

类别:百家争鸣 作者:永不悲观 时间:2023-11-14 浏览:
《新盐铁论自序》作者:吴铭(20231114)有朋友建议我出本书。我说,当前,这基本没有可能。没有哪家内地出版社愿意或者能够出我的这些关于货币、金融、贸易、市场、经济的说法,决不是因为我没有名气和社会地位。但我想把我的一些东西,编辑成一本小册子,免费赠送给朋友...
《新盐铁论自序》

作者:吴铭(20231114)

9e8bf2c58138beeaae20bae80c4d9503.jpg

有朋友建议我出本书。我说,当前,这基本没有可能。没有哪家内地出版社愿意或者能够出我的这些关于货币、金融、贸易、市场、经济的说法,决不是因为我没有名气和社会地位。
但我想把我的一些东西,编辑成一本小册子,免费赠送给朋友,这个是可以的。所以,我写这个序。
为什么当前不能出版我的书呢?因为,当前,正处于中美金融斗争的关键阶段,金融斗争,将决定中国的前途是否独立自主、中国人民能否幸福,决定着美国霸权的最后瓦解。而金融斗争的关键一仗,在于收复人民币发行和流通控制权,切断美元霸权对中国经济的寄生关系,收复人民币发行和流通控制权的关键一仗,首先又在于对货币金融关系及其本质的认识。我的关于货币的文章,就是关于这些的。
为什么事关如此重大斗争的文章,却不能从正规渠道出书呢?这要从中国经济、贸易、货币、金融的买办性质说起。
美国霸权,准确地说,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被毛爷爷打垮了。所以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是很老实的,因为它没有了金融霸权,美元也并不是全世界结算支付货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没有中国。而中国,当年朋友遍天下,包括美国人民、日本人民,都团结在毛泽东思想的大旗下,反对美帝国主义、日本军国主义。这样,美国无法动员全世界的力量,无法实现对全世界诸多国家的寄生关系,它就无法猖狂,它就不得不老老实实。不光美帝国主义不得不老老实实,全世界的反动势力,也都老老实实,搞不出什么花样,泛不起什么水花。
美元霸权,准确地说,是毛爷爷去世之后、中国放弃货币政权性质、逐渐采取央行制度、放弃人民币在对外贸易的结算支付权、政企分开、市场化后,才开始建立的,并不是说美国霸权从二战后就建立了、从来没有动摇过,也更不是因为什么美国与沙特等石油出口国达成美元结算的协议才建立的。美元霸权的这次建立,苏联的戈尔马乔夫新思维发挥了重大作用,中国的经济政策发挥了另一个重大作用。中国、苏联,都是全世界性的大国,中国有遍及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广大盟友,苏联也有个修正主义阵营,用现在的话说,都是个国家集团。中国、苏联放弃了反美元霸权,那么,美国自然而然就成了唯一的霸权,就可以为所欲为。
整整三十年,美国霸权在中国,成了天使,成了中国经济的指导者、控制者,中国经济、贸易、货币、金融、市场等领域的理论、政策、体制、机制、重要机构,相关教育、宣传、舆论、文化、学术、媒体,均由美国或者代理人经营,这样就形成了中国相关领域的根深蒂固的买办资本势力,控制着中国的经济理论、政策、重要机构,盘根错结,不好斗。它们共同努力三十年,形成了美元霸权对中国经济的寄生关系,也当然打破了中国主导的原有的国际经济体系、相关理论体系、思想体系、政治体系。

4f940fcd4faaf15b3ecf672fa7426de2.jpg

“不破不立”。这种情况下,要想切断美元霸权对中国经济的寄生关系,要推翻美元霸权在中国构造的、“生态性”的有关经济、货币、金融、市场的理论、舆论、心理、学术、教育、宣传、媒体体系,必然要构建强调经济、货币、金融、市场主权的理论,必然要全面推翻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在中国的统治地位。显然,这不是个轻而易举的事情。我的小文章,就是要实现推翻统治中国经济、货币、金融、市场领域的买办理论、舆论、政策、学术、教育、宣传、媒体体系,理清经济、货币、金融、市场、贸易之间的关系,收复经济、货币、金融、市场主权,可想而知,这会遇到多么大的阻力。而在官僚买办资本势力的真面目尚未被完全揭露的条件下,全国人民仍然缺乏相关理论知识训练、仍然没有觉醒的情况下,谁会出我的书?
怎样才能让官僚买办资本势力的罪恶暴露、揭开其出卖主权、祸国殃民的本质?恐怕,当前的条件下,只能是“小米加步枪”,靠写网络文章或者做视频来进行。有朋友问我,是不是可以影响政治家,让政治家来决断?我认为,不行。政治家,也需要群众的支持,没有强大的群众基础,政治家也无能为力。当年,毛主席就遇到过这种困难。
这里的群众,当然并不仅仅指我们这些普通群众,也包括各行业、各战线的精英人士,包括党政军民学的高层人士。打赢金融战,最关键的一仗,恐怕在理论领域,没有正确理论的指导,恐怕也打不赢金融战。
什么时候才可能出书呢?我注意到,我们正在反击美国的金融入侵,只是,战略战术很混乱、很矛盾。一边是“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另一边又引进外资、开放金融、开放市场、出口创汇;一边是共同富裕,一边又要吸引民营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战略重组;一边搞“一带一路”,另一边又有人鼓吹中美关系进入新的“蜜月”;一连要收复人民币发行和流通控制权,一边又让人民币随意离岸、又要建立什么国际金融中心,政府和大企业还到国际金融市场上融资,一些大型企业到美国上市……
为什么会这样?我想,这应该是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垄断着中国经济、货币、金融理论解释权,还控制着中国金融体系和银行体系,也当然控制了诸多大型买办跨国企业,并向民族工业、农业、商业领域野蛮扩张。这个势力,完全可以左右中国反击美国金融霸权、收复金融主权、切断美元霸权对中国寄生关系的政策策略,会刻意误导这些政策,会提出新的策略、政策、办法,对冲中国收复金融主权、货币主权、经济主权和市场主权的政策。
简单地说,这场反击美国金融霸权、切断美元霸权对中国寄生关系、收复中国主权的斗争,首先发生在中国人民与官僚买办资本势力之间,当然,美国霸权会对中国的官僚买办资本势力以指导、配合、支持、包装、鼓吹,以便于形成某种舆论、理论上的共识,软硬兼施地欺骗中国人民。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中国人民坚决进行这场金融斗争,即使按照官僚买办提出的政策和策略来斗争,即使会反复失败,但是,每一次失败,总能总结出一点教训,总能暴露一部分买办的真实面目。要么是由于其无知,所以提出的政策、策略,不足以让中国打赢美元霸权;要么,就是其立场反动,故意提出错误的政策和策略,误导中国反美元霸权的革命行动!造成巨大的、无法挽回、也无法承受的损失。
当中美金融战激化、中国买办资本势力提出的政策和策略都失败,给中国造成的损失让中国人民、中华民族无法承受时,我的书,可能得到重视并出版。
“礼失而求诸野。”你们都不行了,那就让“民科”来试试吧。
如果中国的金融战取得胜利、美元霸权对中国经济的寄生关系被彻底切断、中国经济维货币金融实现独立和解放,我的书也可能出版,意义在于防止美元霸权或者别的什么金融霸权卷土重来!
我给我自己的这个小集子取名《新盐铁论》,当然是模仿当年的《盐铁论》。会不会有些骄傲自大、庸人自扰、不自量力?
我的确常常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我没有那么多精力、我没有那么丰富的经历、我没有那么多资料。我更没有那么强的智力,我不是个聪明人,我很愚钝,头脑迟缓,也没见过大世面。我只有自己刻苦努力,加上广大网友的大力支持。有时为了一个问题,我可以茶不思、饭不想地思考半年、一年、几年,愚钝者做事,大约都是这样。比如货与币的关系,究竟谁决定了谁?货币“锚”论的阴谋性问题,都是我几乎思考了若干年的结果。我认为也是当前货币金融斗争的最根本的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恐怕金融战将没有方向,不知道自己的阵地在哪,不知道输赢、得失、胜负——今天的金融战,不就是这样吗?
我觉得我关于这些问题的认识,是可以自圆其说的,我愿意与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商榷,愿意听到任何批评、接受任何攻击。所以,似乎我还不算骄傲自大。
是不是庸人自扰、多管闲事?十年前,总指挥在省部级领导干部培训班上讲话,要求高级干部要学习哲学、历史、经济等。我当时就当真了,就开始学习经济、金融、货币、贸易理论知识。我的同事还嘲笑我,说我又不是省部级干部,学什么学呀。我说,虽然我不是省部级干部,但是,将来或许会是,要预见准备好。再说,这东西,不是现炒现卖,不是三两天就学会的,现在不学,将来“临渴掘井”,恐怕来不及。结果,我这些解释换来了哄堂大笑——大约是这些年我闹的最大笑话,我自己也很不好意思,所以,我在我同事面前,绝对不敢提我的这些愚蠢的想法。但我又觉得,管子、秦皇、汉武、桑弘羊,以至明太祖、毛主席的经济、货币理论和实践,那么辉煌,这笔伟大的遗产总要有人整理、继承、发扬。既然别人不愿意做这些工作,看不上这些事儿,那我做些这方面的工作,有什么不可以呢?任何人都有权力和义务做这些工作!这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大好事。所以,我做这些工作,也不能说是庸人自扰、多管闲事。

14bfed0f1c4495c0d9675ba95379ffc4.jpg

不自量力?的的确确是不自量力!因为,这么重大的事,显然非我一人所能为!所以,我才把我以前的东西结成集子,期望更多的同志来关心这个问题,对我提出宝贵的批评意见,也让更多的人成为我国的货币、金融、经济、贸易领域的“哨兵”“战士”。
请想要此集子的网友,留下电子邮箱,将免费赠送。拙作不主张版权,可以转赠他人,可以印刷、复印、摘抄、引用等。


赞一个

感谢您的支持,所有赞赏都用于红色事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