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文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文化艺术

陈洪涛:八月十五云遮月,来年正月雪打灯

类别:文化艺术 作者:陈洪涛 时间:2021-09-22 浏览:99
中秋节到了,不管别人在这一天会心生何种感慨,反正我是每到这个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一句话来—— “八月十五云遮月,来年正月雪打灯”。 这还是小时候,我爸告诉我的。 这话的意思当然很明显,就是说八月十五的月亮如果...
中秋节到了,不管别人在这一天会心生何种感慨,反正我是每到这个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一句话来——
 
“八月十五云遮月,来年正月雪打灯”。
 
这还是小时候,我爸告诉我的。
 
这话的意思当然很明显,就是说八月十五的月亮如果被云彩遮挡,那么到了明年的正月十五,当人们元宵节观灯的时候,就会看到雪花飘落在灯笼上的一幕。简单点说,就是八月十五如果是阴天多云天气的话,那么来年元宵节就肯定是下雪天的意思了。
 
我不知道别人是否听说过这句话,反正我是听我爸讲了之后就牢记在心,而且好多次去留意验证,发现果真如此,屡试不爽。
 

 

第一回验证这句话,还是在我六七岁的时候,具体多大记不清了。反正有一年过中秋节,我爸不在家。
 
我爸在监狱里。
 
那是文革刚结束,他被打成了方城县的“四人帮”,先是在单位隔离反省,后来干脆给关进了监狱——就是大口南边的老看守所,成了“现行反革命”——我曾在几年前的一篇文章中说起过这段值得怀念的历史。那篇文章的标题叫“我是造二代”,原来的“方城故事”公众号也曾以“祭父文”为题转发过,不过这个公众号已经被火星人掳走了,自然在现在这“新方城故事”里是看不到了。(哪位朋友如果有兴趣想了解这段故事,还可以点击这个链接<祭父文>
 
 
小时候,我家是在老四校院里住的。那年中秋,虽然我爸不在家,但是我妈还是要给我们过节的。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晌午,她包了茄子掺肉馅的饺子给我们过节,我吃了很多很多——现在想来,那时候还是真欠,还是真馋呀。然后半晌的时候,又忍不住拆开家里桌子上放的月饼盒,还要偷偷地背着我姐,主要是怕她也吃,隔一会儿掰一块塞进嘴里,然后出去玩一会再回来掰一块……
 
那时的月饼实在好吃!
 
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像我一样能记起那种味道。就是外面硬的狼头一样,里面有青红丝、冰糖和芝麻核桃花生仁作馅的老式月饼。
 
当时西关有一个副食品加工厂——就是从我们四校院往西走没多远,过了老轴承厂和城关医院,在印刷厂对面,有一条往南下坡的路,走下去,我们称为“加工厂”的,大门顶上是钢筋焊的半圆拱形,走到它的门口,就不用进去,就能闻见各种油炸点心的飘香。
 
那可真是承载了多少方城70后童年美味的所在!
 
夏天,那里有五分钱一根的冰糕,肯定是今天五块钱的冰激凌不能相提并论的。
 
过年,从那里掂出来一盒盒的点心匣,流向小县城的千家万户,给小孩儿们带来诸多走亲戚的乐趣,然后还会在这家转到那家的过程中,悄无声息地变轻……
 
当然在每年距离八月十五还很早的时候,加工厂就开始生产月饼了。但是不到八月十五的当天,即便谁家桌上会摆有一盒,那也绝对是只能看不能吃的。
 
记得那年八月十五,我家桌上就摆了一盒。
 
里面好像四个还是几个,反正是由小到大,摞成一摞,包装的黄草纸都已经渗出了油渍,那天午后,即便茄子馅的饺子已经吃的够饱了,但终于得了大人的应允,我还是忍不住,一会就去“尝”一块那心心念念了多少天的月饼。
 
然后不知道“尝”了多少回,终于还没到晚上喝汤的时候,我就开始上吐下泻起来。
 
四校院的前面就是工业诊所,儿科医生王宏甫——不知道还是否有人记得这个名字——我叫他宏甫叔的,一听一看就是“吃住了!”
 
然后也不知道是酵母片还是土霉素,反正是吃了他一把药,交待晚上别喝汤了,好好控控吧。
 
其实他就是不交代,头晕,恶心,肚子疼,闻见饭味儿都想吐,那也是啥都吃不下去的。
 
我妈就背着我在四校院里悠。四校院里有两个水泥板砌的乒乓球台子,我妈把我从这个乒乓球台,背到那个乒乓球台,让我在上面站一会儿,肚子又疼了,站不住了,就背着我再悠一圈。
 
那天晚上,不知道悠了多少圈,我就揽着我妈的脖子,伏在她的背上,然后就看见,八月十五的月亮升起来了。
 
但是那一年中秋节的月亮一点也不明亮,昏昏暗暗的,云遮雾绕。后来好像还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我突然就想起了我爸给我说的那句话,“八月十五云遮月,来年正月雪打灯”
 
我就忍不住问我妈,明年正月十五,真的会下雪吗?
 
我妈说,不知道啊。等过年了,你记住看一看,看看你爸说的对不对。
 
于是我就生怕自己忘了这个事儿,然后记得还把它写在课本上,写在日历上。总之用那个年龄一切能想到的方法提醒自己。
 
终于等到了那一年过年,正月十五元宵节的那一天,果然是个下雪天!
 
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养成了这个习惯,每到八月十五中秋节,都会不由自主想起这句话。也是从那时候一直到现在,我再也没吃过茄子馅的饺子。
 
后来我爸从监狱回来,我跟他讲过这回事儿,八月十五云遮月,果然第二年元宵节会下雪的。
 
我爸就哈哈大笑——原来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民谚俗语,用书本上的话来讲,就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一辈传一辈,也不知传了多少年了,那是经过时间和实践验证的,焉得不准!
 
我爸从小家里穷,没上过一天学,是后来当了兵在部队上扫的盲。
 
从小摸着他身上的伤疤,听他讲打仗故事长大的我,其实是把他当作英雄看待的。但是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刚读了几本书,自以为有了独立的思想,有了自己对社会事物的认识,曾经一段时期里,对他很看不起。认为他的人生选择很失败。
 
可能人生都会经历这样一个成长的过程吧。
 
记得87年初中毕业,我再也不想上学了。认为上学没出路,因为我哥恢复高考那两年就是考上大学也不让上的,就是因为我爸的“现行反革命”问题影响他政审。所以我一天学也不想上了,心心念念去当兵。总想像我爸年轻时候一样,通过当兵改变自己的命运。
 
但是我爸极力反对。
 
我很不理解。跟他大吵一架,质问他,你都当了十几年兵,为啥不让我去?
 
他说,我那是跟着毛主席,当的人民子弟兵,是为老百姓打江山的。现在早就不是了。要是有一天你的班长给你下命令让你向人民开枪,你说,你咋办?你执行不执行命令?开不开枪?
 
我爸说,你现在不懂,早晚有一天,你会懂的。
 
两年后,确实懂了他的话。
 
后来每每想到这回事,我就忍不住暗叹,姜还是老的辣呀!
 
虽然我爸没文化,讲不出来多少书本上的道理,但我还是佩服他看的真准。
 
又到八月十五。刚才我去楼顶看了看,月亮已经升起来了。今年的月亮又大又圆,没有丝毫的云彩遮挡。明年元宵节应该不会下雪吧。
 
把我家孩子她妈蒸的月饼恭恭敬敬地摆放在我爸的遗像前,心里不由自主地念叨——八月十五云遮月,来年正月雪打灯
 
他永远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赞一个

感谢您的支持,所有赞赏都用于红色事业
友情链接: